电工小哥百米高空线缆上“热舞”走红业内:虽未通电且有防护但不

时间:2022-09-15 20:33:52 作者:鼎博官网登录 来源:鼎博娱乐平台

  近日,一段电工小哥在百米高空电缆上“忘情舞蹈”的视频引发关注。对此,有业内人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架线施工过程中导线虽未通电,且工友身上穿戴有安全防护设备,但这种行为却不值得提倡。

  随着视频走红,高空架线施工工人这一职业也再一次走进大众视野。有近20年高空架线立塔施工工作经历的郭梦旭(化名)说,他最高爬上过160米高的铁塔,攀爬过程外人看起来简单,但对他们来说每一步都气喘吁吁。

  一名工作人员游走在空中电缆线上,不一会儿,在高空扭动身体舞蹈起来。上述视频中的一幕让不少网友赞叹,称这种高空舞蹈网红无法模仿,也有网友提出了安全方面的隐忧。

  极目新闻记者曾试图私信联系该网友未果。郭梦旭从事电网架线立塔施工工作已将近二十年。通过比对网络视频,郭梦旭认为,这名工友疑似在给高压电线安装间隔棒。高压输电线路施工分立塔和架线,安装间隔棒便是架线的一个环节。

  “间隔棒是安装在分裂导线上,固定各分裂导线间的间距,以防止导线互相鞭击、缠绕的一种工具。”郭梦旭说,视频中的六条分裂导线间隔一定距离,按对称多角形排列,而且布置在间隔棒顶点上,视频远处看似工友在走钢丝,其实导线被拉紧后晃动很小,且导线比钢丝粗得多,最粗的比手腕还粗。

  “工友身后的两条绳子,是确保他安全的安全带延长绳。”郭梦旭说,延长绳具有一定弹性,如果其发生紧急情况,延长绳可以瞬间卡死,保证工友不会坠落,原理和车内安全带类似。

  “高空作业时间长,难免会比较乏味。”郭梦旭表示,视频中的工友虽然穿戴了安全防护用具,但这种在高空导线上跳舞的行为并不符合安全操作规程,如果被其所在班组发现,是会被当作违纪行为罚款的。

 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,网络上不少工友曾分享在高空工作的视频,他们行走在高空电网上,被网友亲切比喻为“蜘蛛人”。还有不少网友分享了工人在高空吃饭、睡觉的场景。高空中的工友们,身上系着安全绳,在烈日和酷暑下口中含着螺丝,手中操作扳手,获得广大网友点赞。

  一位电力行业人士向极目新闻记者,虽然工友们比较辛苦,但视频中未戴安全帽、吃饭的行为,都属于违章。

  “和我共事的工友来自全国各地。”郭梦旭说,他们从广西、安徽、四川等地,因为一个项目聚到一起,现在做这一行的也有80后和90后了,大家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能吃苦。

  郭梦旭说,这行分为立塔和架线,他的老板是沿海人,跟着干了多年,一般干立塔的不会做架线,他前几年也做过架线,业内叫“走线”,即让铁塔将导线连起来,有点“穿针引线”的意思。

  据一位博主网络分享的视频显示,以往架线,要将山谷中的树木砍去,在山谷间形成一条通道,由人工拖着导引绳到对面铁塔,再将电线拉到对面铁塔。近年来,工程师们使用无人飞行器便可牵引最细小的绳子飞到对面塔上,细绳连接两座塔后,再逐级连接更粗的绳子,直到最终将特高压电线连接。

  郭梦旭目前的项目在一个村庄附近,晚上他住在村民家里,白天则跟着工程车去现场,现在他做的是立塔施工。

  “我爬过最高的塔有160米高,光爬上去就要耗费很长时间,中途累了可以歇息。”郭梦旭说,确实也在塔上吃过饭,因为塔很高,如果中途下去,不仅耽误时间,也耗费体力,“食物都是通过绳子送上去的。”

  郭梦旭介绍,今年虽然迎来酷暑天气,但他们依然要顶着高温在高空作业,为此他们平日里会携带藿香正气液等防暑用品。“当我们在高空时,下面有工作人员监控。”郭梦旭说,监控设备可以360度拍摄到他们在空中的情况,监控室有多个工作人员,一旦发现有人违反操作规程,或是身体出现不适,地面工作人员就会及时提醒。

  据一位电网行业内部人士介绍,铁塔是输电线路的基础,新建的铁塔多数都有上千个螺丝,需要人工一颗一颗检查,即便4人一队共同作业一天也才能完成一座铁塔的检查。为此,他们每天要在塔上作业8个多小时,甚至更长。因为组装铁塔的螺丝规格不一,工人时不时就得切换工具。这些在地面很简单的操作,换到塔上就没那么容易了,更何况每天要重复几百甚至上千次,丝毫马虎不得。

  一位能源行业人士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,特高压是指±800千伏及以上的直流电和1000千伏及以上交流电,在新能源大力发展背景下,特高压电网持续迎来增量需求,特高压工程仍是电网公司的投资重点。

  “我国能源资源与需求逆向分布。”该行业人士说,西部地区资源丰富,是电力能源重要基地,而东中部是负荷中心,能源基地与负荷中心相隔较远,国家电网通过完善核心骨干网架,加快各级电网建设,在供需两侧协同发力,积极服务新能源发展。

  据国家电网消息,“十四五”期间,计划投入电网投资2.4万亿元,大力推进新能源供给消纳体系建设。一方面,持续完善特高压和各级电网网架,服务好沙漠、戈壁、荒漠大型风电光伏基地建设,支撑和促进大型电源基地集约化开发、远距离外送;另一方面,加快建设现代智慧配电网,促进微电网和分布式能源发展,满足各类电力设施便捷接入、即插即用。

  据报道,今年7月1日,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白鹤滩—江苏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(简称“白鹤滩—江苏工程”)竣工投产。该工程起于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,止于江苏省苏州常熟市,途经四川、重庆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苏,线公里,新建白鹤滩、虞城2座换流站。工程额定电压±800千伏、额定输送容量800万千瓦,总投资307亿元,于2020年11月获得国家发展改革委核准,同年12月开工建设,2022年7月竣工投产。

  郭梦旭表示,从业多年来,自己时常被人称作“送电人”,虽然时刻要承担高空作业的风险,但他依旧为自己的职业而自豪,更为国家新能源事业的快速发展感到振奋和高兴,“做好自己手头的工作,就是对这个行业,对国家最好的交待。”